紅色百寶 奮鬥百年|第一部中共黨章的“沉浮”

2021年02月22日 13:22:59 | 來源:新華社

字號變大| 字號變小

  1922年7月,上海。

  悶熱潮濕的夏天令人困倦,但聚在輔德裏625號的12名青年卻精神亢奮。

  他們,代表當時中國共產黨的195名黨員秘密參加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。自由民主的新世界,在年輕人的熱情裏展現。

  大會起草了11份文件,其中便有首部《中國共產黨章程》。

  擁擠的石庫門裏,與會者字斟句酌。8天,3次全體會議;6章、29條的黨章等文件,逐條起草、討論、修改,最後表決、通過。

  1927年底,寧波。

  白色恐怖蔓延,黑色子夜深沉。

  由於工作關係,有個叫張人亞的中共黨員接觸並保管了一批黨內文件,中共二大的決議案也在其中。

  他是一名清瘦的銀匠,曾領導上海金銀業工人運動,也曾手書心願,希望成為“一個中國無產階級革命的工具”。

  四一二反革命政變後的一晚,寧波霞南村萬籟俱寂,張人亞沒打招呼地推開家中大門。

  “兒……”父親張爵謙十分驚喜。張人亞卻單刀直入,將一大包文件交給父親,再三囑咐他好好保管。

  漏夜相逢,父子倆都沒想到這是此生最後一麵。

  兒子的托付怎麼完成?張人亞的侄子張時華回憶,張人亞鬧革命,全村都知道。祖父當時聲稱,張人亞在“四一二”中身故。“在長山崗上搞了一個墳,放了個空棺材,把這批東西放進去了。”

  墓碑上,張爵謙本想刻“張靜泉”——這是張人亞在入黨改名前的名字。為了穩妥,他刪去“靜”字,以“泉張公墓”之名埋藏了兒子的秘密。

  1932年底,瑞金。

  5年前與父親匆匆一別後,張人亞輾轉上海、蕪湖,繼續在地下進行共產黨工作。

  隨著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成立,張人亞前往瑞金。

  在蘇區,他先後擔任中央工農檢察委員會委員、中華蘇維埃共和國出版局局長兼印刷局局長。

  長年的忘我工作,張人亞積勞成疾。1932年12月23日,張人亞病故於從瑞金去長汀檢查工作的途中。此時,他隻有34歲。

  “在粉碎敵人大舉進攻中徒然失掉了一個最勇敢堅決的革命戰士”,1933年1月7日出版的《紅色中華》報上,一篇《追悼張人亞同誌》這樣寫道。

  1951年,寧波到上海。

  20多年沒有二兒子的消息。尋子,成了耄耋老人張爵謙的唯一牽掛。

  在報上登尋人啟事、通過組織關係去找……用盡一切辦法,張爵謙隻想把空塚裏的秘密親手交還到兒子手中。

  百尋無果。

  兒子是共產黨員,他的東西應該屬於黨!張爵謙把空墳裏的所有文件取出,交給上海有關部門。

  這些文件紙頁已變脆泛黃,那是曆史留下的厚重印記。

  保存完好的《中國共產黨第二次全國大會決議案》,成為記錄二大的孤本文獻;裏麵的中共第一部黨章,更是彌足珍貴。

  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藏品保管部副主任王長流感慨,張人亞和他的親屬都有著“使命重於生命”的擔當,“這樣的赤子之心,使人感受到信仰的力量。”

  2005年,上海到瑞金。

  交還文獻後,張人亞的後人依然未放棄找尋在革命中失蹤的親人。

  2005年,一個偶然的機會,張家人在網上一份《紅色中華》剪報中發現了張人亞的名字。

  “對我們家族來講是個很重要的訊息。”張人亞的侄子張時才感慨,幾十年的尋找,終於確定了方向——江西瑞金。

  守護者送回了第一部黨章,黨章也終於尋回它的守護者。

下載乐动体育登录平台 APP客戶端,隨時隨地看新聞!

layer
快樂分享